徐州女教师李秀娟事件整理 两名领导罗烈丁攀到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function=strToU(@me)/}新闻资讯     |      2019-12-10 03:24

  8月4日,一篇发自微信公众号“徐州民声”署名作者“李秀娟”的《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丰县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教育局丁攀,这个世界的恶,你们占了一半》文章迅速传遍全国。

  徐州女教师李秀娟“绝笔信”事件余波未息。新京报记者在中国江苏网政风热线一栏中看到,李秀娟此前曾发布信息,要求当地处理其女被打事件。徐州市教育局在网上回复称,李秀娟的女儿眼睛系同学打闹中被误伤,事发后班主任及时进行处置,未发现明显异常,“学校多次建议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均遭李秀娟拒绝。”

  徐州丰县教师李秀娟留给世界的“绝命书”《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在微信公号上有超过10万的人点了“在看”。很多人牵挂着这位老师及其家人的命运。

  李秀娟控诉的人非常具体:丰县教育局信访办主任丁攀和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事情的经过也相当清晰:李秀娟的女儿在学校被同学无意伤了左眼,赔偿问题难以解决,李秀娟踏上了上访的道路。

  按照“绝命书”里的说法,李秀娟本是要带女儿去北京看病,也已挂了号,并没有去“上访”的打算。但是,当地政府却认为她是在“重要会议期间上访”,在“维稳思路”下,对李秀娟进行拘留,罗烈还殴打了李秀娟。

  最终,李秀娟反映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她自己却成为了“问题”。她和丈夫先后被教育系统处分,自己也得了抑郁症。在陷入彻底的绝望之后,她给世界留下了这封“绝命书”,和丈夫一起徘徊在湖边。让人稍可安慰的是,公开信引起强烈反响,当地政府找到了他们,并且宣布对事件进行调查。

  李秀娟的故事触动人们,是因为她展示了一个普通人的彻底的绝望。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去抗争,最终却只能以命相搏除了死亡,她再也没有“武器”了。这是以彻底的失败给世界的一次报复,也是作为人最后的抗争。

  悲哀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没有看到当地有关部门对“人”的考虑。从拘留所出来后,李秀娟继续通过法定渠道向当地政府反映问题,徐州市教育局在5月23日的“处理意见”中表示,下一步,“丰县教育局将深入细致做好李秀娟信访事项的政策解释及化解疏导工作,积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化解信访问题,切实维护好教育系统的和谐稳定。”

  从这样的回复中,我们看不到当地有关部门对李秀娟的一点关心。他们考虑的核心是“教育系统的和谐稳定”。这样,李秀娟就成了一个麻烦制造者,一个损坏当地“核心利益”的人。有媒体呼吁“对苍生疾苦,应多些体恤之情”,其实就是注意到了地方政府的冷漠风格。

  司机在车流中遛狗 8公里时速在斑马线岁母亲打架扔掉儿子 第二天送医不治身亡